<tbody id="6n8nu"><nobr id="6n8nu"></nobr></tbody><menuitem id="6n8nu"><dfn id="6n8nu"></dfn></menuitem>
<track id="6n8nu"><div id="6n8nu"><td id="6n8nu"></td></div></track>

  • <bdo id="6n8nu"></bdo>

    <track id="6n8nu"><div id="6n8nu"></div></track>
    <tbody id="6n8nu"><nobr id="6n8nu"></nobr></tbody>
  • <bdo id="6n8nu"></bdo><bdo id="6n8nu"><dfn id="6n8nu"></dfn></bdo>

    <tbody id="6n8nu"><div id="6n8nu"></div></tbody>

    雜技走進現實展現武漢抗疫故事

    來源:長江日報 發布日期:2021-08-05 07:57
    【 打印 】 【 掃一掃 】
    【 字體:  】

    創新雜技劇演繹時代大主題

    由武漢雜技團創作、演出的大型原創抗疫題材雜技劇《英雄之城》,用精湛的雜技演繹武漢抗疫故事,融合了戲劇、舞蹈、音樂、雜技、魔術,通過雜技的藝術手段將武漢戰疫的點滴瞬間融入驚險奇美的絕技當中,并運用現代聲光電的效果營造了一場視聽盛宴。自7月10日首演以來,該劇的每場演出都收獲強烈反響。文化藝術界人士從新時代文藝創作發展角度,對該劇雜技舞臺表演的創新、時代主題特色等方面進行了熱評。本版特推出專家學者的五篇文章,從不同角度點評《英雄之城》。

    抗疫題材雜技劇《英雄之城》故事一《過年》演出現場。記者許魏巍 攝

    雜技走進現實展現武漢抗疫故事

    楊彬(中南民族大學教授)

    由武漢雜技團創作演出的大型原創雜技劇《英雄之城》將抗疫題材、雜技技巧、文學內涵三者完美融合,利用武漢雜技人的高超雜技技藝,突破雜技一般只是展示技巧的局限,講述英雄城市武漢的抗疫故事。同時利用當下的電子聲光技術,用電子背景配合具體劇情,使得雜技這種古老的形式表現現實題材、蘊含文學色彩、呈現新的色彩。

    《英雄之城》是抗疫題材的雜技劇。本著雜技切入現實的原則,武漢雜技團將雜技表演升華為雜技劇,因此就能很好地運用雜技表現武漢抗疫故事?!队⑿壑恰芬还灿伞斑^年”“寂靜中的光芒”“極速,十四天”“春之韻”“最美人間煙火氣”“您的祝福已送達”“揚帆追夢”“尾聲”八個單元組成,創作者用八個單元描述武漢抗疫的全過程,從過年到“封城”、從抗疫到“解封”,描寫舉國支援武漢抗疫、武漢人民英勇抗疫、大城重啟的歷史進程。該劇立足現實,運用線性結構表現武漢抗疫故事,將創作的視線投射在平凡人身上,歌頌醫生、護士、火神山雷神山醫院的建設者、快遞小哥這些平凡人超越平凡的英雄之舉,正是這些平凡人,托舉起了武漢英雄之城的偉大精神,也極好地顯示了這部雜技劇的現實特色。

    《英雄之城》將雜技和舞臺劇充分結合的這種新的嘗試,在雜技中蘊含了豐富文學內涵。該劇的創作者用這些高超的技藝來講述故事,塑造英雄,象征寫意,營造出許多精妙絕倫而驚險奇絕的藝術畫面。在“過年”中,該劇采取魔術、鉆圈等雜技技巧表現市民出門過早、打年貨,年輕人嬉笑打鬧的熱鬧場景。在“寂靜中的光芒”中,則采用武漢雜技團的“女子車技”的雜技技巧,女子車技演員穿著白大褂,在寂靜的街道騎著自行車逆行,從一個人到十個人在一輛自行車上表演,象征越來越多的人參與到抗疫斗爭中來,同時表現出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抗疫精神,她們十人在自行車上拼成放射狀,如光芒照亮四周,是寂靜中的光芒。在“極速,十四天”中,則運用“大跳板”“蹬人”等雜技方式展示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建設者的力量、速度,戰天斗地、敢于拼搏的精神?!澳淖8R阉瓦_”則運用雜技“鉆圈”的靈活技巧,表現快遞小哥在疫情中不顧安危,穿行武漢三鎮,為封閉在家中的武漢人民送物資、送藥品,保證了千家萬戶的生活物資需要。在“最美人間煙火氣”中,則運用魔術、帽子戲法等歡快詼諧的形式,用吃熱干面、喝蛋酒這種生活細節表現恢復煙火氣的武漢人民充滿歡樂的生活。

    雜技和文學的結合,使得《英雄之城》既有文學的敘事特征,又將雜技驚險、奇絕、炫美的特點發揚光大,同時運用舞臺劇慣常的象征手法歌頌武漢英雄的人民?!队⑿壑恰酚镁唧w的女子車技、杠上技巧、綢吊等令人嘆為觀止的技巧比喻武漢抗疫中英雄們的力量和精神。比如,雜技“大跳板”表現和象征建設者們十四天建成雷神山火神山醫院的奇跡,那飛躍的大跳、那高飛的身姿、那精準的落點象征著建設者們的建設技術、力量和精神。在“最美人間煙火氣”“揚帆追夢”等單元中,采取整體象征、氛圍制造、技巧展示等方法,表現雜技和戲劇表演的炫幻、唯美的特色。而“揚帆追夢”則突破了“浪船”節目的極限,在浪船上表演360度的翻騰,這種超越極限的高超難度、超乎想象的技巧,正是武漢人敬畏生命、勇于拼搏、拋棄畏懼的象征?!按褐崱睆亩鄠€層面展示春天的美好,象征武漢人民同心協力、英勇奮斗下,終于挺過了寒冬,迎來最美的春光,背景展現出美輪美奐的紅霞、燦爛明媚的櫻花,把觀眾帶到如夢如幻的情境中。這時,浪漫的綢吊出現了,那飄飄欲仙的男女雙人綢吊演員舒展飛揚、輕盈流暢、婉轉優美的表演,象征著大城重啟的美好景象。而“女子柔術”利用女子超越極限的人體藝術表達生命的堅韌和剛強,用柔軟的肢體和美麗的容顏,構建成一棵生機勃勃的“生命之樹”,揭示人類只要堅韌,生命便會常青的真諦。這時氛圍演員化作花香鳥語,象征著武漢也象征著中國走出寒冬、走向春天的美好前景。

    《英雄之城》充分利用雜技節目原有的風格,突破雜技只是表演技藝的局限,切入現實,采取文學的線性敘事和文學象征的手法,將雜技表演和文學手法結合起來,表現了在大災大難面前武漢人的胸懷以及中國人民的英雄氣概,沖擊力很強,很好地詮釋了“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的真諦。

    重塑英雄之魂

    汪海明(武漢大學教授)

    一部優秀的藝術作品,既來自精魂,亦凝聚精魂。正因個中有魂,故能感通人心,并跨越時空,不斷傳播。大型原創雜技劇《英雄之城》力圖表現英雄之魂,也作出了一系列創新。

    首先,該劇將整個劇場營造成一個城市建筑空間、高清影像空間、舞臺表演空間、觀眾欣賞空間既互相區別又高度融合的整體,在其中演繹出武漢人在黨領導下團結抗疫的一幕幕動人情景,試圖通過拓展多維藝術空間、合用多種藝術媒介來讓更多的觀眾了解、喜歡傳統雜技,確已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遺憾的是,創作者搭建了多向展現、多媒并進的基本骨架,卻沒有充分利用好這個骨架。要傳達出英雄之魂,那么至少要塑造好一個特別感人的英雄人物。那么如何塑造好“那一個”英雄人物呢?可以考慮讓他(她)成為舞臺表演空間、城市建筑空間與高清影像空間的貫穿性人物,在不同的空間都始終保持共產黨員的本色。

    其次,創作者把“雜技”與“戲劇”結合起來,同時綜合運用電影、話劇、戲曲、雜技、魔術等多種藝術的表現手段來烘托主題,這種探索的方向是對的??缃缛诤鲜钱斍八囆g界比較常見的一種現象,就“雜技劇”而言,雜技與戲劇同屬表演藝術,但雜技重在炫技、驚人,戲劇重在演事、感人,前者可以沒有故事情節,單純以高超的技藝贏得觀眾陣陣喝彩,而后者通常有一個比較完整的故事,以復雜曲折的故事和深厚立體的人物來動人心魄,二者的表現重心是大不相同的?!队⑿壑恰啡舾蓤雒婢哂休^強的戲劇性,但總的來看屬于“雜技表演”。其實,由“雜技”到“戲劇”,幾乎只有一步之遙。如果說雜技重在“炫技”,并善于營造讓人震驚的效果,那么它在影像、聲光等手段輔助下,恰好是有助于表現抗疫之神速與奇效的。創作者在這方面做了一些創新性探索,比如用3個演員扮演新冠病毒,讓他們在場上駕馭滾輪越滾越快,就十分形象生動地表現出病毒傳播越來越快的態勢;與之相呼應,醫生護士們騎著自行車組團抗疫,她們騎得飛快,節奏一致,并漸漸壘成人墻,喻指醫護們構成了抵抗病疫蔓延的銅墻鐵壁。

    第三,該劇比較注意做到“頂天立地”,一方面力求“頂天”,以大量讓人驚嘆的高難度動作表現武漢人自強不息、勇創奇跡的拼搏精神;另一方面注重“立地”,運用武漢這座城市較有地方特色的一系列元素(如黃鶴樓、九頭鳥、熱干面、漢劇等),增強地氣,喚起觀眾的親切感與共鳴感。從節目的設計理念來看,創作者特別注意表現廣大醫護人員“生命至上,醫者仁心”的崇高精神,以及武漢人在黨領導下團結抗疫、眾志成城的必勝信念,但用什么形式表現那種精神與信念并不清晰。如何將雜技動作與戲劇動作高度結合起來,把時代精神與地方特色高度結合起來,也需要創作者關注。比如,有沒有可能設想這樣一個場面,當疫區中有不少病患希望神醫出現的時候,醫術精湛、裝備精良的醫生們紛紛從天而降,解救人民于倒懸之中。雖然藝術表現稍顯夸張但這種場面反映的是最美天使們想人民之所想、急人民之所急的真實情形,既有客觀的事實基礎,也有主觀的情感基礎。

    第四,該劇力圖在雜技團已有“絕活”的基礎上,以線串珠,用一個觀念把若干生活的畫面串聯起來,多側面表現武漢這座城市經歷的災難與恐懼、苦斗與頑強、充實與光芒、幸福與憧憬,從“后戲劇”的視角來看,這類拼貼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只是八個場景前后血脈貫通的劇情與人物,缺乏嚴密的邏輯關聯。若改變拼貼式思維,運用聚合式思維,重點考慮如何用一個相對連貫的故事展現英雄之魂,或至少每個場面能聚焦到“英雄之魂”上來,由此進一步升華,還可以切入時代精神,在抗疫過程中呈現“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體現出極為難能可貴的全球視野與大愛情懷。

    盡管雜技表演完全可以“炫技”,但既然是“雜技劇”,就需要以戲劇思維來重新構思,把重心真正放在立人、鑄魂、感人上;而且對于“英雄之魂”,應依托特定的、富有張力的情境,有層次、有發展地逐步展現出來。精魂顯現處,方是作品得生時。我們期待著《英雄之城》能逐步完善,獲得越來越強大的生命力。

    擺脫小技巧,走向大格局

    劉繼林(湖北大學文學院教授)

    《英雄之城》首演以來,與同期各大影院上映的《中國醫生》一樣,反映的都是武漢抗疫這一重大時代主題,都生動講述了一年半以前武漢那場突如其來、驚心動魄、浴火重生的抗疫歷程,完美詮釋了危難之中武漢醫者仁心、凡人大愛、眾志成城、共克時艱的城市精神品格。與電影相比,雜技劇受表演形式的限制,講故事的能力不強,而且是講武漢那場剛剛過去的人民抗疫戰爭,其難度可想而知。

    作為全國首部抗疫題材雜技劇,《英雄之城》立意高遠,勇于探索,敢于創新,在收獲掌聲和贊譽的同時,也給我們帶來了一定的啟示和思考,其意義和價值無疑是重大的。

    在很長一個時期里,我們熟悉的雜技一直是在傳統的“雜”和“技”上下功夫,將各種技巧發揮得淋漓盡致,將各種動作表演得盡善盡美,讓人們在眼花繚亂、驚險刺激、嘆為觀止中獲得不一樣的觀賞體驗。正因為如此,在專業評論者的心目中,雜技多少有點“雜?!钡男再|和“炫技”的色彩,難登大雅之堂。此外,同戲劇、音樂、舞蹈、影視等其他現代表演藝術相比,雜技受肢體語言限制,敘事性不強、審美性不足,再加上“大雜燴”的缺點,一直被詬病。特別是到了21世紀的今天,人文和科技大融合的背景下,靠單純的技藝和簡單的雜糅來取悅觀眾的傳統雜技時代早已宣告結束。

    而在當下,中國文藝正走向新時代。文藝如何體現以人民為中心的創作導向,如何克服自身弱點、擺脫傳統的窠臼,走向大格局,如何用廣大人民群眾所喜聞樂見的話語形式講好我們中國自己的故事,是擺在廣大文藝工作者面前一項需要集體攻關的重大課題。雜技也必須與時俱進,創新發展,尋得轉機。

    將雜技與戲劇融合,用特殊的雜技語言來講戲劇性的故事,讓肢體說話,用動作言情,是一種創新;用人物塑造、矛盾沖突和戲劇結構等來彌補雜技敘事功能不足和結構層次雜亂的弊端,是一種發展。我們完全可以斷言:雜技劇,將是未來雜技藝術創新發展最為重要的方向之一。

    雜技劇《英雄之城》的成功,就正預示著這樣的發展方向。

    首先,該劇堅持文藝創作的人民中心導向,以身邊不同行業、不同群體為主角,刻畫的是平民英雄的群像,立意高遠,格局宏大。其中有白衣為甲、逆行出征的醫護人員,有與時間賽跑、創造基建奇跡的雷神山、火神山醫院建設者,有奔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為市民配送生活物資的快遞小哥……他們既是病毒肆虐的見證者,又是抗疫奇跡的創造者,普通又平凡,堅強而偉大。他們不屈的意志、動人的事跡、斗爭的精神,就是這座英雄之城巍峨挺立的強大支柱。

    其次,將雜技和戲劇有機融合,做到了“技”“藝”的取長補短,優勢互補。該劇創造性地以“滾輪”喻示新冠病毒的擴散,用高超的車技動態呈現醫護工作者的逆行出征,用“大跳板”來展現火熱的建設工地,還用上了美妙絕倫的綢吊、洶涌翻騰的“浪船飛人”等。讓雜技承載復雜的寓意,傳遞豐富的情感,真正做到了為人物塑造、故事發展和藝術表現服務。

    再次,運用多種技術手段,拓展多維表意空間,營造沉浸式的觀賞體驗。該劇通過舞臺、布景、燈光、道具、音樂、色彩、字幕,再加上數字媒體技術聲光電化效果等,烘托營造出或喜慶活潑、或緊張壓抑、或高揚亢奮、或低緩抒情的環境氛圍。雜技演員們用掌控自如的速度、難以企及的高度、無比精確的準度、美妙絕倫的弧度,帶動觀眾由過去獵奇式的身體奇觀向沉浸式的審美愉悅遷移。整場雜技表演,起承轉合、張弛有度,動靜結合、虛實相生,為觀眾帶來不一樣的觀賞體驗。

    簡言之,《英雄之城》的成功,是在“雜”“技”“劇”三者上都下足了功夫,創造性地用過去不大起眼的小小雜技,來表現人民抗疫的宏大主題,用本土的、鮮活的、廣大老百姓所喜聞樂見的藝術形式來演繹我們武漢人自己的故事,擺脫了小技巧,走向了大格局。

    創新前行花常開

    梅昌勝(舞臺劇導演)

    “乘風破浪躍英姿,揚帆追夢戲浪花”。這是欣賞雜技節目“揚帆追夢·浪船”給我的直觀感受。作為武漢雜技團新創雜技劇《英雄之城》的結局篇章,“揚帆追夢·浪船”無疑為全劇的起承轉合承擔了濃墨重彩的托底。

    雜技作為藝術門類的審美定位,可以用到“苛刻”這個詞。雜技即“各種技藝”的意思,是包括各種體能和技巧的表演藝術,它是一種具有悠久歷史的專門藝術??v觀中國2000多年雜技與人民相生相息的發展史,我們可以得出一個結論,雜技藝術及藝術家之所以被人們“高看一眼、厚愛三分”,全來自于“技術為王”的審美期待及審美標準。顯然,雜技藝術發展到今天,對雜技藝術的審美定位必須苛刻,只有苛刻才能保障雜技藝術的頑強生命力,只有苛刻才可能在融合創新的發展中永葆青春與活力。

    如何從審美上苛刻定位?“揚帆追夢·浪船”這個節目的創新呈現,縮影性地反映出了雜技藝術“技術為王”的視覺沖擊力和情感感染力:人體與道具(器械融合)、人體與空間(空中造型)、人體與時間(節奏把控)、人體與人體(默契配合)、人體與訴說(情感表達),都在同一個瞬間,匯聚成了一個具有精神感召力的符號,即“揚帆追夢、勇往直前”。

    什么是雜技藝術?“挑戰人類極限,顛覆人體認知,重構審美奇觀”,這就是我想在當代語境下給雜技藝術苛刻且境界期待的闡釋。

    “揚帆追夢·浪船”為翻騰類節目,節目創意源于經典節目“浪橋”,但與傳統浪橋節目不同,該節目極具創新性,打破了傳統浪橋節目的觀賞視角,將“雙浪橋”與地面翻接動作進行了有機的結合,立意中體現了“敢為人先、追求卓越”的武漢精神和“乘風破浪、越是艱險越向前”的時代精神。

    節目在道具設計上,打破了傳統浪橋節目的觀賞視角,外觀呈現出上下共軸的單座雙浪橋結構,像一艘揚帆遠航的船。演出過程中,道具可翻轉變化,姿態一為雙橋縱向對接成大船,姿態二為上浪橋鎖止不動成為高臺、下浪橋擺動,演員因此獲得更多機會展現高難奇險的動作技巧,進一步拓展了舞臺表現的空間。

    在擺動的浪橋中,演員們將完成“吸腿跳”“空中橫叉”“直體一周翻下”“團身后空翻一周”“后軀一周”“后軀兩周翻下”等基礎技巧,以及“后軀兩周落橋”“直體一周+轉體360度+燕式一周帶團身一周翻下”“團身后空翻兩周落三節”“空翻一周站頭”“頭上單手頂”“團身兩周上肩”高難度技巧動作。

    “浪船”節目從最開始節目創意、道具設計和制作以及演員挑選、演員訓練歷時兩年多,其間因為新冠疫情原因暫停訓練4個月之久。但在武漢“解封”之后,節目組所有工作人員全部集結,經過幾個月的緊張而又艱苦的訓練,完成全部雜技高難技巧的設計、訓練工作。

    不斷追求雜技本體屬性的繼承與發展創新,是武漢雜技團一貫立于不敗之地的法寶。突破的結果,透視著雜技界雜技人多少艱難的過往。從運動美學的想象創意開始,道具的研發、運用、制作、改造、重構,可想而知有多少人要花費多少時間勞筋骨、耗心血;技術技巧的訓練上,老師與演員、演員與道具、成功與失敗,可想而知多少汗水和傷痛換來了今天的呈現。

    無疑,“揚帆追夢·浪船”的繼承與創新,從觀眾的普遍叫好聲中體現了雜技藝術從驚險向精彩的質感跨越。因為,從表演者梁友夫、魯囯祥、張野、張樂樂、魯雪嬌、張藝瓊等人的完美表現中,他們不僅有高超的技術含量,并且把技巧作為一種手段宣泄著內心的情感——乘風破浪,追逐夢想。精彩是精美或出色,它基于驚險高于驚險;精彩是賦予精神或象征。表征上,這個節目賦予了武漢人的時代精神,即新時代武漢人的氣韻和面貌;本質上,這個節目賦予了“敢為人先,追求卓越”的武漢精神,從藝術感染力的審美結果上,它喚起了人們敢于拼搏,勇于創新的精神斗志。這就是精神感召力所彰顯的存在價值和意義。

    守正創新,上演一出精彩好戲

    彭宏(湖北警官學院副教授)

    大型原創雜技劇《英雄之城》在武漢熱演,取得市場效益與輿論評價的雙贏。武漢雜技團守正創新,精心運轉傳統技藝,在新時代的今天,上演了一出精彩好戲。

    《英雄之城》的精彩,不僅在于演員們高超的技藝、精湛的表演。還在于它跌宕升騰、緊湊凝練的故事性,深切激發了觀眾的沉浸感、代入感。全劇通過八個單元,全景式講述了從疫情暴發、封城抗疫、建造雷神山和火神山醫院,到舉國馳援、大城重啟、追夢新時代的真實故事。難得的是,《英雄之城》在“鳳凰涅槃”的主題下,濃縮最具代表性的事件和場景,讓舞臺劇的故事展現、情節推進、細節點染,與驚心動魄的雜技表演水乳交融,帶動真切的人生經歷,引發跌宕的觀賞情緒,形成普遍的“共情”。當演員們身著各色服裝,分飾醫生、患者、志愿者、建筑工人、快遞小哥等登場,再現白衣為甲、一線值守、民生保障等情景時,觀眾都是會意在心,自覺被帶入回憶之中,融入到劇情之中;有些瞬間,觀眾們甚至忘記了是在觀看雜技表演。之所以如此浸潤人心,引人身臨其境,是因為該劇的創作源泉,就是立足中國現實,深植中國大地,關注重大事件。其以武漢這座“英雄之城”為代表,很好表現和展示了大災前后,當代中國的發展進步和當代中國人的精彩生活?!拔恼潞蠟闀r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边@表明,不管什么文藝形式,把握時代脈搏、聆聽時代聲音,講好時代同步伐、以人民為中心的中國故事,定能奏響時代的主旋律,并為廣大人民所喜聞樂見。

    《英雄之城》的精彩,更在于它是有靈魂的。這就是對“中國精神、中國價值、中國力量”的闡釋,這也是當代中國有擔當、有使命感的文藝創作應堅守的“正道”。顯而易見,從“寂靜中的光芒”中白衣騎士從獨行到八方匯聚,到“極速,十四天”中建設者險象之下的騰挪組合,還有“春之韻”中勃發生長的樹枝,都對應了抗疫的重大事件,鮮明闡釋了偉大抗疫精神中的“生命至上,舉國同心,舍生忘死”,形象表現了“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民族優秀傳統。而趣味盎然、生活氣息濃厚的“最美人間煙火氣”“您的祝福已送達”,則呈現了中華民族善良無私、樂于助人、熱愛生活等傳統價值。全劇運用“女子車技”“大跳板”“柔術”“鉆圈”“帽子戲法”等雜技形式,淋漓盡致呈現了這些“中國精神、中國價值”,及其煥發的“中國力量”和取得的偉大勝利。值得注意的是,以人民為中心,為人民立傳,謳歌人民英雄,也是《英雄之城》的創作靈魂和“正道”?!拔猜暋眴卧?,背景屏幕上出現了摘下口罩、綻放笑容的醫護工作者、建筑工人、志愿者……全劇所有單元都沒有特別突出個人形象——演員們的表演如積沙成塔,相互配合,層層鋪展,匯成團體操式的群演。全劇展演抗疫、重啟、生活、追夢等故事場景,主角始終是各行各業、千千萬萬的平民英雄,始終表現他們勇敢無畏、樂觀昂揚的精神力量。從創作表演的精神內核看,《英雄之城》以“中國精神、中國價值、中國力量”作為靈魂貫通始終,堅守以人民為中心的“正道”,讓世俗化的雜技表演,升華到崇高、偉大的精神境界,發揮了優秀文藝作品為國家立心、為人民立傳、為民族鑄魂的價值導向作用,值得贊譽。

    《英雄之城》的精彩,還在于它絢爛繁復、多姿多彩的氣質。這氣質由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邁進新時代、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時代主潮引領,由“敢為人先,追求卓越”的大武漢精神來塑造。這氣質傳承自武漢的古老傳說、歷史文化和市井百態,也形成于日新月異、飛速發展的城市現代化進程。這氣質充滿“漢味”:浮雕式的黃鶴樓、江漢關、武漢港等地標,作為舞臺背景貫穿多場;熱干面、糊湯粉等“漢派”過早之選的招牌,漢劇的悠揚唱腔,在過場中接連出現;現場大屏幕也穿插打年貨、過早的街景市聲,等等,讓觀眾倍感親切。這氣質現代感十足:演員表演廣泛借鑒街舞元素,服裝時尚、動作勁捷、青春洋溢、活力十足;音樂伴奏綜合運用小提琴和電子音響,根據場景變化轉換風格,或悠揚、或激越、或動感,奏響或古典或現代的經典旋律,如“寂靜之聲”;某個過場中,還設計了疫情過后,老友相約游新武漢的小對話……時尚青春的現代氣質,吸引了許多不太愛看雜技的年輕觀眾。這氣質也頗具未來感:字幕通過激光雕刻,呈現裸眼3D的視覺效果;激光秀色彩斑斕、縱橫交錯、明滅閃爍;大屏幕電腦特效隨演出推進自如切換、變化萬端……不難看出,該劇主創對武漢和它的人民,既深深熱愛、了解其過去和現在,也敏銳把握、暢想其未來。因而他們守正創新,傾注心力,吸收各種文化藝術滋養,為英雄的城市、英雄的人民,奉獻了這出融傳統、現代、未來于一爐,武漢氣質鮮明的好戲。


      

    進入專題
    亲爱的妈妈4电影在线观看